低碳是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的重要标志。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方式是出口拉动型驱动模式。数据表明,目前,中国碳排放的总量中有8%-12%是由生产出口美国的产品所造成的,此外考虑出口欧洲和其他国家的产品等因素,这几部分加起来大约超过中国碳排放总量的15%。中国消耗的大量能源并不只是为中国人服务,西方国家拿走了中国的产品,却把能源消耗留给中国,还把碳排放也留给中国,这使我们背上了沉重的负担。这种发展方式必须改变,但这不是短时间内能实现的。现阶段我国城市化率达到了45%,在未来几年里城市化的进程还会加速。城市是碳排放的重点,城市化的加速也就意味着碳排放的加剧。最后,中国是一个以煤炭为主要能源的国家,使用煤炭的碳排放要远远大于使用石油和天然气的碳排放。所以,对中国来说,节能减排的任务更加繁重。因此,为了实现建设低碳社会的目标,必须在加速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同时,还要大力发展低碳技术,并把它与社会发展有机地结合起来。

  选准发展核心低碳技术

  发展战略的核心是资源配置问题,也就是资金投向哪里的问题。有关低碳技术大体上可分为四类。第一类是减碳技术,就是通常所说的节能减排技术。发展低碳技术重点在城市,主要突破口除了目前正在大力推广的电动汽车外,还要进一步推广先进制造技术和信息技术的应用,特别要将信息技术广泛应用到制造业、建筑业和交通等各个方面。其中制造业改造,目标是使制造业数字化、小型化甚至微型化。要充分发挥三个网络的重要作用:一是因特网,它可以使有些员工不用去办公室上班,减轻城市交通方面的能源消耗及污染排放;二是近些年新出现的物联网,它可以促进物流自动化和智能化;三是智能电网,可以有效减少在电网传输上的能量消耗。第二类是零碳技术,即可再生的清洁能源技术,例如核能、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的技术。这次日本大地震后的核泄漏,使得全世界开始重新审视核电站的安全,因此,发展太阳能和风能必将成为当务之急。生物质能的利用,例如利用农作物秸秆、藻类植物、生活垃圾等,在我国也有广阔的应用前景。第三类是去碳技术。如把用煤发电时产生的二氧化碳封存到地下等,这类技术目前还处于尝试阶段。第四类是测碳技术。主要的要求是测定大气中二氧化碳的含量和分布,这将依靠现 代卫星技术,美国、欧洲和日本都在做。实际上对全球变暖的原因一直存在争议,是人类的排放,还是太阳的变化?有些外国专家认为全球变暖的元凶不是城市中排出的一氧化碳,而是畜牧业排出的甲烷,对于这些问题,只有获得测量数据后才能找到解答。这四类技术既是为了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也是适应地球不可再生能源日益枯竭的需要。当前我们除了抓紧发展第二类技术外,更要重视发展第一类技术。

  可以预见,上述的低碳高新技术将催生出一批新的产业,也将引发传统产业新的转型。正如信息技术是信息革命的推动力量一样,低碳技术也将是下一次产业革命的推动力量。低碳技术的创新和信息技术相比,由于涉及的技术领域多,系统复杂,研发核心技术的难度大,并需要一个较长的研发、应用、改进的动态的反复选优过程,从而使其发展的周期较长,投资较大。为此,我们必须重视研究低碳技术均发展战略,选准和大力发展一批核心技术。

  在世界信息化的浪潮中,我国在发展核心技术上落后了一步,从而使我国过去只能做一个制造大国,并依靠增加产量和出口来促进经济的快速发展。在未来建设低碳社会的机遇中,我们应该积极发展战略核心技术,并在未来科技和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

  只有“和谐”才能低碳

  科学技术既给人类带来巨大幅社,同时也蕴藏着对人类社会的各种威胁。低碳技术也是如此。这次日本遭遇地震、海啸及核泄漏三重灾难,充分说明了人类正在进入全球风险社会。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其高度的复杂性使人们有时难于控制它产生的风险。如对核能的利用,我们还无法保证其绝对的安全。再如,现在十分看好的LED技术(发光二极管技术),已经形成了一个大规模的产业。它确实节能,但使用时也会产生一些对人有毒的物质,当然目前还不致于损害人的健康。

  面对科学技术发展带来的风险,我们要树立信心,因为科学技术的后果毕竟是可以由人去掌握的。不断提高掌控风险的能力,是摆在我们眼前的紧迫任务。

  低碳目标的实现不仅需要我们发展低碳技术,也需要树立和谐的社会发展观。一方面,只有做到了人与自然的真正和谐,才能克服上述高新技术发展对人类社会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只有实现了社会公平,才能达到低碳目标。灾难面前没有贫富之分,灾难对穷人和富人都一样。但是对碳消耗来讲,穷人和富人是不同的。穷人是生存排放,富人却是奢侈排放。最近网上热议的明星婚礼就是一个实例,一个晚上的婚礼造成的碳排放量远远大于一个农民一辈子的碳排放量。生存力式的两极化,将不利于有效解决社会共同面对的问题,反而会激化两类排放的矛盾,就如现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矛盾一样。真正想要让我们的社会成为一个低碳社会,就需要创造一个和谐社会。现在全世界低碳做得比较好的地区是北欧,而北欧社会是中产阶级比重较大的社会。如果我们不能把社会建设得更加和谐,那么发展低碳技术也难有用武之地。